健康产业加盟融资好项目 唯有中医特效药方可彻底消灭新冠病毒 访“国际健康宣传大使”李万泉医师

发布时间:2023-01-20    来源:未知   阅读:301

健康产业加盟融资好项目

唯有中医特效药方可彻底消灭新冠病毒

访“国际健康宣传大使”李万泉医师

今天我有幸采访守护人民健康中30年自费科研,并作出杰出贡献的中西医结合专家/抗病毒性疾病临床专家——李万泉教授。为疑难病的治疗开辟了新的蹊径,为中医药的发展增添了新的生机与活力。

前言:庚子多事之秋,2020庚子更甚,“新冠”突出,令全宇宙人防不胜防,廿个月的战斗,使每一国家及其人民饱受折磨,唯我东方无独有偶。若非千年中医药显威力,我国民恐难于免此大灾。预防为主,病原亦当斩除,纵观全球形势,仍不乐观。现代全世界抗细菌的什么药物都有了,可唯独没有一特定特效的抗病毒药(特别是抗新冠病毒及其变异株的廉价良药)。此时唯有我中华医药,始能担当起全世界防疫并消灭新冠病毒(即中医治“未病”)之大任也!!!

现代医学对于传染病防治的三大措施,一百年来一直未变,那就是:一、消灭(或隔离)传染源;二、切断传播途径;三、保护易感人群。我国民在防治新冠性肺炎的艰苦工作中,特别是在上述第二、第三两大措施行使中,做出了艰辛而巨大的工作,也取得了令世人举世瞩目的良好成绩。但在近两年中,疫情反反复复,特别是今年3月份以来,更有复发乃至暴发的情况出现!究其原因,就是在消灭传染源即变异之中的新冠病毒方面没有更好的办法(也即没有抗病毒的治疗药物),此重大问题的关键就是:只有在消灭变异之中的新冠病毒之后,疫情才可真正的平息或结束矣(注:现在所用的中医药对新冠肺炎已呈现出显著疗效!)下面特向国家和人民重点介绍消灭传染源即杀灭新冠病毒的有效或特效药,这当然是非中医药莫属,因为中医早在千年前就可以治未病(也即在中医药当中去寻找杀灭变异之中新冠病毒的药物!)——即当务之急,重中之重就是极力寻求与临床应用抗新冠病毒的、标本兼治的中医药物。

人物档案:李万泉,重庆云阳县人,1951年生。1975年毕业于重庆医科大学医疗系,即分配到原省部级重点中专暨四川省万县卫生学校工作,担任《内科学(含传染病学)及护理》的教学与临床工作。1979年参与该校附属医院的建立与内科病房的诊疗工作。1992年9月在原四川省万县卫校取得高级讲师资格;1995年受聘为台湾省针灸学会客座教授;第二届世界传统医学大会(95年5月美国旧金山)演讲学者。1985年参与当时国家卫生部与高教委委托该校编写的中等医护学校《内科实习指南》、《内科护理学》有关章节的编写,两书已分别于1992、1993年由国家级出版社(人民卫生出版被)正式出版。在临床医疗近二十年的工作中,李医师意识到西医在治疗慢性疑难杂病以及病毒感染性疾病疗效甚微,更不可能根治,遂于92年毅然离开单位,投入到用中医药治疗前述疾病及自费研究并行临床治疗乙肝和艾滋病的艰辛而巨大的工作,至今长达29年。

主要科研成果:1992年6月为了更好地进行全身心地投入中医药的临床工作,故毅然决然的离开单位,开始了艰苦卓绝的应用中医药治疗疑难杂病/肝病/艾滋病的临床工作与课题研究。

1994年底,在中西医结合的理论基础上,研究出”乙肝”的中医药方,并通过了中国医学科学院医药生物技术研究所病毒室的权威鉴定。于2017年底基本研制成独具特色的”乙肝/肝硬化”系列(1-5号)中药散剂。并经临床实践达到了预期效果。

李万泉教授研究的防治艾滋病的中医药鉴于早以良好结果通过了中美两国的权烕鉴定以及廿年来的临床检测/效果优良而成为<中非共和国驻华大使馆>的指定用品!!!

<中医药早已形成抗病毒的重大成果暨李万泉大夫三十年来在临床上研发中医药抗病毒的临床成果简报>

——在疫情仍很严重的今天,我们为什么还在重西医而不应用已形成中医药抗病毒的现成特效药暨重大科研成果呢?!

一、30年前李万泉大夫已在医疗临床工作中深深地觉查到:一切慢性病/乙肝及肝病/病毒感染性疾病,用西医药治疗疗效甚微乃至无效,故此萌发了用中医药去攻克当今世界的大难题即攻克艾滋病!早在95年底,其所研制的抗HBV/抗HIV中药就以国家规定的正规程序并以良好结果通过了中美两国相关权威机构的鉴定,由于这系个人离职发明/成果,故一时未能被国家应用而致此重大成果埋没民间至今(已廿八年矣)!为将此重大课题坚持研究完成,廿八年来李医师在(1)寻找病患(病源)极其艰难,(2)难于收集到一份正规的让国家主管暨权威部门认可资料的前提下,本人想方设法又早在2001一2002年间让泰国26名AIDS(寺庙里的)卧床病人,服用他所研究的治艾中药粉,均在二至三周内下床活动!一一这意味着他所研中医药早在20年前即<打破了国际上>有关艾滋病的两个百分之百中其一(即发生了艾滋病不一定死亡/用中医药有救!)。如此,故在2004年夏就受到了国务院信访局的核实与重视(但指示重庆方面要大力支持李万泉同志的这一重大工作;重庆方面亦作了安排!但与他合作的另一方却一再索要李医师的用药处方,但此只能奉献给党和国家的重大成果暨宝贝大财富怎能随便交与他们呢?故此重大工作的开展在那时即变得更加艰难!);

二、由于其所研中医药成效卓著,故中国中医科学院<艾滋病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当时国家艾滋病中医药攻关小组王健组長在核实李医师所研防艾治艾药物的临床资料后(五年前)讲:已具备进入国家验收此重大成果的阶段了!

三、基于近三十年来,李万泉医师天天在临床上反复砖研与实践(我国长期/至今自费行此重大项目的临床研究/攻关恐只有李一人),确非易事(为研制防治艾滋病的特效中医药李至今已自行投资150万元以上)!加之他本身又系西医出生,而悟出<诊断>疾病以后拟用的常规与捷径:即诊断上应利用西医的技术及知识;在应用中医药治疗某一顽疾时,则又须按西医的模板,一定要熟悉每味中药的化学成份/分子结构/作用机理/药效及毒付作用,用药如用兵,加上日积月累,故可使每味中药各司其职,大派用场!一一此即为中西医结合/应为我中国人的一门捷径学科,一经掌握与应用,当可攻无不克也 !;

四、当今世界唯<新冠>为大难,恐更难对付的还在后面,故国家及人民再也经受不了这种单靠西医为主的防疫工作的折腾了五,此应用三十年来的丰富而宝贵的抗病毒临床经验,国家方面可否采用十年前应对<非典>的措施一样:当时是把李医师的药物(中药粉)送到军科院病毒所鉴定,其后排列在第五位而备国家急用)。

综上所述,我中华医药,足可早日在全球清灭<新冠>大疫情,让世界尽快恢复平静,全人类自会乐意相信并服从我中医药矣!在此基础上中医药将会为习主席<构建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的实现作出巨大的贡献 !!!

关于李万泉医师(百度及北京各大官网近两年多以来一直作为重大新闻争相报导/可查)。

2022年8月18日

1995年底,又潜心地研究防治”艾滋病”的中医药(原艾必治系列中药)方,经中国医学科学院医药生物技术研究所病毒室及美国丹佛市艾滋病病毒权威实验室的鉴定,其中抗艾滋病毒携带者的”艾必治1号药”显示对艾滋病毒有明显的抑制(>74%)作用;2号药亦经15例早、中期艾滋病患者的用药观察,短期内即获得显著疗效,所著论文早于1995年5月获《第二届世界传统医学大会》国际优秀成果奖,受邀赴美国演讲及领奖。同时与参会的代表、专家、学者进行了学术交流。并受到了美国旧金山两家医疗机构的认可,盛邀李万泉医师留在美国发展,均被其本人婉言谢绝。

关于中药”艾必治”的研究方向(药理)及治疗    HIV/ARC/AIDS的疗效证论(摘要)见李万泉医师所撰写的国家级论文(即96年李万泉医师就被国家卫生部疾病控制司视为防治艾滋病的临床专家了)——参加第一届全国中西医结合防治艾滋病学术研讨会,并发表的国家级论文,该论文已汇编入我国防治艾滋病的论文集之中/2003年4月。【特注:世界上有关艾滋病的两个百分之百,即感染了艾滋病毒百分之百要得艾滋病;患了艾滋病百分之百要死亡。李万泉医师在2000年—2001年,应用自费研究的、经中美两国相关权威机构鉴定的中医药,在泰国庙宇中共治疗了26名卧床的晚期艾滋病人,均在2-3周内下床活动;另国内广东及云南各1例晚期艾滋病人,均在服药2周内转危为安!——铁的事实证明:李万泉医师早在二十年前就用中医药打破了国际上<患了艾滋病一定要死亡>这一学说!见证人1:国家艾滋病专家委员会黎教授;见证人2:台湾/深圳陈先生 Tel:13927405990 】

另:2003年4月即“非典”爆发时,李万泉医师研究的治疗非典之特效中医药,亦送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病毒研究所(因该所权威的杨教授听闻李医师的抗艾滋病毒、抗乙肝病毒的中医药鉴定结果良好,且是由我国当时最权威的药物鉴定专家陈鸿珊教授亲自鉴定之故才接收李医师的药物鉴定的),经杨教授鉴定对非典病毒有良好的抑杀作用,故排列在我国急用于非典之药物的第五位备用。希望卫生主管部门及国家高度重视病原体(新冠病毒)的根除,即充分挖掘与应用中医药来实现这一巨大而宏伟的目标(绝不能花大价钱购买美国生产的抗新冠病毒化学药物!一一其疗效及毒副作用还需一年左右的临床用药实践/时间才能证实的!)。

李万泉医师在中医这门博大精深的祖国医学上崇尚中医易水学派,侧重五行脏腑调节学说,特别是脾肾两脏为主的调治;而且现代医学也非常注重肾上腺的(免疫调节)功能与作用,此腺就在两肾之间。现代人大多因免疫功能失调而形成了身体亚健康的状态,长此以往,产生了心肝脾肺肾的病变。他认为该学派治病是抓住了病根的源头!李万泉师从易水学派,清·康熙年间江浙名医四明居士高鼓峰先師(著作),高氏无论从理论上还是临床实践上,均可为此学派的典型代表和临床大家(即中医药发展到明清两代时,不管是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均已形成传统医学的不变大纲,以及具有充分的实践经验的我国医学),同时也是少有的治疗各种慢性疑难病的临床名医。29年来所得所想,来源于高鼓峰先师(详见百度)的理论与实践,践行了”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守正创新”即中西医结合之捷径。

2001年春经卫生部相关部门的邀请,遂自费进入国家AIDS实验室进行艾滋病毒感染者用药后的短期临床观测和数据,并先期取得了好的临床效果及经验。

2008年秋,在不断完善中药处方及各型(中药丸剂),开始免费为自愿接受药物的患者治疗,达到了临床预期效果。其防治艾滋病的中药按国家有关规定及程序已进行到最后行国家级验收的阶段了(详询中国中医科学院艾滋病研究中心)。

中医药在流行性疫情方面的优势近几年也得到了验证,国家相继出台了扶持政策,对重振中医药事业和发展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对从业者起到了重拾信念,大震人心的鼓舞作用。

李万泉医师离开单位近三十年的时间里,在完全自费的情况下,不断加强中医药的开发研究。立足自身优势,吸收先进理念和拜访全国各地中医药名家,借助受邀参加全国各地的医学大会优势,与参会的专家、学者交流心得体会、探讨中医药发展前景和未来。面对席卷全球的流行病/新冠肺炎,在“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继承不泥古,创新不离宗”,即传承、守正、创新的基础上,李万泉医师自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在中医药防治乙肝及艾滋病毒感染者丰富临床经验的基础上,现特根据中医“异病同治”以及“扶正祛邪”与“中医治未病”的原则及基本原理,在增加自身抵抗力的前提下去消灭新冠病毒!迄今为止又已将防治各型变异之中的新冠病毒及其引发的肺炎的中医根治性药方(标本兼治)研究完善,如此才能彻底消灭新冠病毒在全球的流行,进而有待造福于全国及全民世界人民。(药方见下述)

李万泉教授为新冠肺炎献计献策

(李医师防治新冠中药散剂用法)

一,预防用:每天早上(饭前)冲服8一9克/小袋药粉即可!;

二,治疗用(轻症病人):每天两次,即早上(饭前)及晚上8点各冲服一次(每次9克/小袋药粉);

三,治疗用(重症病人):一天三次服药,即早上7点/下午2点/晚上8点共三次冲服,每次9一10克/小袋药粉!!!。

【附一:李万泉医师治疗肿瘤/癌症患者典型病例摘要】

李万泉医师二十年来在我国几个大城市用中医药治疗肿瘤/癌症的典型病例(或知情/证实人):●北京:知情人,董先生,●上海:某研究所王先生,●深圳/台湾:陈先生;●重庆市:1、骆某某(重庆巫溪网上有名):患白血病(M2),经服一年零八月余的中药,已于五年前夏治愈,2、巫溪县罗某某:患罕见的恶性胸膜间皮瘤,一年内已治愈上班,手机:3、云开万等地还有>20名以上治愈患者,略;●成都:田女士,(注:请咨询以上人士,即可知李医师在该城市治疗肿瘤与癌症的具体疗效及治愈病例)……

注:(一)以上小骆的白血病为全程免费,已治愈五年以上未见复发;(二)巫溪县罗某某患的是罕见的胸膜癌,先在重庆某大医院,经化疗等巳是病势冗重!后至我处求治,刚一年经中药治愈!至今三年余未复发!其病历档案由北京肿瘤研究所作为罕见病例于2016年夏秋来渝收集并存档!!!

新冠肺炎疫情作为“一次大考”,严重威胁了群众的生命健康,2021年,后疫情时代,“如何增强免疫力,摆脱疾病困扰,预防疾病”,逐渐成为人们议论的主题,建党百年华诞,李万泉教授公布了他的主要智慧科研成果。

【附二:杀灭新冠病毒强效中医药】

我们一定要高度重视与防控防治此新型冠状病毒(估计以后还有更凶险的变异株出现,而且毒力会越来越强,传播越快)感染及其引发的肺炎,否则在往后2-3年内全球无宁日也!(此重大预见,李医师早于2020年5-6月就已经专门指出!)

按中国中医科学院早期西学中的李维柏教授(原85艾滋病攻关课题负责人)早在30年前指出的那样:鉴于我国正规科学地使用中医药已有近1800年的历史和经验,加之中医药系植物性药物,所以它理应由临床——实验室——临床;而西医药系化学物品,且应用于临床之前没有任何的经验,故须经历实验室——临床——实验室的过程(即我国中医药不应刻板的照搬西医药的临床路子来治病救人的模式了!);李万泉医师长达29年来(天天就在临床实践)应用中医药防治暨杀灭各类病毒性疾病(主要为当今全世界西医界仍无法根治的乙肝病毒与艾滋病毒两大病毒为主)之宝贵丰富的临床经验:

特别是遵循我国中医治病的最基本原则,精心选用数百年来一直沿用的两个古传名中医药处方,已研究完善出中医上称谓的“异病同治”以及“扶正祛邪”的原则及基本原理,在增加自身抵抗力的前提下去消灭新冠病毒!标本兼治也即西医的病因(抗新冠病毒)病症兼治(即我国一年多来运用中医药治疗新冠肺炎效果良好,但对新冠病毒作用几乎无抑杀作用!现在大量的无症状感染者出现,也证明了李医师的这一重要判断!——这十六个月临床实践的科学客观事实所证明),并制成中医药的传统制型即散剂(如按中医个体辩证论治,人人服用汤药,在全中国及全世界根本无法实施);以方便全国乃至全球的广大中西医务工作者指导及医嘱患者服用:

(一)是针对实症患者(热毒甚者/现舌红苔白黄者),此型病人国内(含各东南亚国家)患者约占75%的数量/比例;国外(主指西方欧美为主的各个国家)患者约占90%的数量/比例的临床特征,故选用完全对症的古传名方即《加味逍遥汤》为基础方,加强效抗病毒(黄连黄芩黄柏与制大黄金银花蒲公英)及对症(桔梗法半夏川贝与桑皮)的中药共普通而强效的十九味中药组成,国内国际统称;

(二)是针对虚证患者(体虚/气血差者!现舌质淡红,舌体胖大,基本无苔或少许白苔者),此型患者国内约占总数的25%左右,国外约占15%的患者!!特选用对症的古传名方,现特根据中医“异病同治”以及“扶正祛邪”的原则及基本原理,在增加自身抵抗力的前提下去消灭新冠病毒!加强效抗病毒(见上述)及对症(见上述)的/共19味中药组成,即;如此,一方面可基本统治乃至治愈全国全球广大患者;另一方面我国及全球西医生亦可较易较快掌握此两中医药物的适应症及使用方法!!再者,此两中医药物,成本低,制成散剂后又方便(对症)服用,且可在短期内(现估计在6一8周)完全控制并消除此次大灾害即新冠性肺炎矣!(另注,从上述患病比例来判断行临床施治的话,无论国内或国际/特别是国际上绝大多数患者均适用中药(即基本上如同应用西药一样,无需再行什么的了,同时也适应全世界各国大范围地使用!本人还习俗性地称服此药如同冲兑咖啡口服耳!!)。

※预期疗效:一般可在2—3周内基本消除呼吸系统各种常见症状;一般约在25—35天内>90%的患者行核糖核酸检测呈阴性;将后如有条件检测新冠病毒数量的设备仪器问世,则可在服药45—60天后基本无法检测出患者体内的病毒即彻底根除该病原体的了;特别指出:凡服药至疾病痊愈者,应达到罕见后遗症的远期疗效,即达到在全国乃至全世界彻底消灭的大目标了矣!!!。

※使用方法:详服药说明书,预防用药每天早上冲服8-9克药粉即可。

附: 近50天内治疗新冠病毒感染者的典型病例

阳转阴典型病例一:闻先生现年78岁,江苏常熟人!今天闻先生想通过他的亲身经历讲一下闻老一周内服用李万泉大夫的防治新冠病毒中药散剂的亲身感受:“今年11月23号~25号,鄰居带新冠病毒阳性亲戚,串门並留宿,我不知情,成为密接者。25号晚饭后,被防疫部门派车送往指定酒店隔离。

几天核酸检测,在12月1号防疫部门通知我是新冠病毒阳性,症状第一天,我是前几天成为密接者,当天我未觉得有不舒服生病的迹象。和平时唯一不一样的,感觉身体有点累,一句话都不想说,我确定感染了病毒,身边带了李医师免费寄来的治疗新冠病毒的散剂,还是我每天早晨一剂,饭前服。对身体有益无害也,肯定能达到预防和治疗作用。

症状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还是累,发烧,食欲不振,疲劳乏力,咳嗽有痰,大便稀等。不过吃完第二剂半个小时左右,身体感觉好点了,抗原检测结果仍旧阳性,我承认,一旦朋友圈里的段子变到了现实发生在了自己身上,内心也有一点点紧张。虽然不烧了,但是还是疲劳乏力,夜里就继续躺着迷迷糊糊的休息,同时开始大量喝水。即使这样,晚上嗓子还是难受,开始只是觉得很干,感觉到有东西糊在嗓子眼,咳嗽有痰。慢慢睡着了。

症状第三天,早晨正常吃第三剂,早上起来有喜有忧,好的地方是明显感觉不发烧了,坏的地方是嗓子还是难受,除了嗓子,就是食欲不振,疲劳乏力,咳嗽有痰,大便稀等,正常吃了三餐,同时继续大量喝水。下午开始,嗓子的难受,逐渐开始慢慢缓解,体温正常。今天的感觉和昨天比还是有区别的,白天始终昏昏沉沉,基本还是以睡觉为主。晚上的症状,站起来腿一吃劲的时候膝盖酸痛,躺着翻身的时候两边腰酸胀,好在程度不重,而且不站起来不猛的翻身,症状就不会出现。白天睡的多了,再加上时不时发冷,嗓子还是干涩难受晚上凌晨很晚才睡着。

症状第四天,早晨正常吃第四剂,早上醒来感觉整个人的状态和昨天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不发烧了,也不会发冷了,嗓子的症状也基消失了。疲劳乏力的症状还在,下午开始流鼻涕,头会偶尔疼,但是和前几天的发冷高热,嗓子干涩比起来,明显好多了,身体开始恢复正常。精力状态也恢复到了得病的百分之八十。

症状第五天,早晨正常吃第五剂,今天早上醒来基本上没有感觉到什么症状了,只是会有一点疲劳乏力,精气神差一点,总体已经和以前没有得感染的症状接近了。

症状第六天,早晨正常吃第六剂,今天基本没有任何症状了,下午核酸检测阴性了。

症状第七天,早晨正常吃第七剂,今天没有任何症状了,身体痊愈了。下午核酸检测结果转为阴性。

10号中午防疫部门通知我可以回家,午饭后我准备好行李乘公交车回居住社区。

总之我服了李医师的中药,对预防和治疗新冠病毒肯定有效的,深表衷心感谢!悬壶济世!治病救人!功德无量!德艺双馨!”(闻先生Tel:13179319371)

典型病例二:北京唐先生一家四口人,服用李医师的抗新冠病毒中药散剂后的评价:确诊病例,每天一剂,服用七天发烧、咳嗽等症状全消失。同时唐先生建议:希望全国人民如果出现新冠病毒感染,不要有心里压力,积极面对第一时间联系我或李医师,病毒无情,人有情!我们想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让我们一起和病毒斗争!(唐先生Tel:13609437231)

典型病例三:建儿,39岁,重庆人!(重庆服药的典型病例)

上图为重庆的患者服药后反馈

典型病例四:

上图是图为广东的患者用药反馈

典型病例五:刘女士,北京人!

上图为北京患者刘女士用药的反馈

[附三:应用中医药治疗慢性疑难病的典型病例]

(90年—2017年)

一、用中医药经典处方

 例(一),史××,女,时年67岁,住四川省万县卫校职工宿舍,于90年冬余因事偶然至家,见其卧病在床,原本肥胖的身体已枯瘦如柴,并对我言道“吾因糖尿病住院一月余,无效而回家中,现整天仅靠一斤无糖豆浆维持生命,看来命不久矣”,余又言“可服中药否?”,对答曰:乐意服用。遂观其舌偏胖嫩,按高鼓峰先师治“消渴病”法,用“八味丸/汤”加减,三剂药而进饮食,七剂中药后可下床行走,45剂药而收全功。(此患者于7年后即98年夏秋时去世)。

例(二)李××,男,时年60岁,住地区行署宿舍,在酒精性肝硬化的基础上又伴有慢支炎肺气肿,于91年秋一夜晚发生咳嗽、咯血,量在400ml以上,遂到吾家中求治,体检发现全身散在出血点,以双下肢为著,鉴于此况,遂劝其住院治疗,但患者坚持要求服中药治疗,我说那就先试一试吧,即观其舌偏瘦小、质偏红,有少许薄黄苔,用“知柏地黄汤”(注,此症吾在春夏多选用“加味逍遥汤加减”),加入凉血止血中药,三剂药而咯血停止,六剂药而全身出血性皮疹消失殆尽,患者当时感慨而言:中医药“真神奇也”。

例(三)何××,女,时年76岁,住万县市船员宿舍,有“慢性支管炎”病史10余年,于91年冬某夜9-10时,突渐神志不清,小便失禁,此时余已被请至其家中,清楚地知道其发生了“肺性脑病”,观其舌胖嫩淡紫,有少许薄白苔,按高鼓峰先师治则此证可用大剂养荣汤吞“八味丸”治之也,但此时其家中无法即时办到,遂取了两支人参蜂王浆,吞服原购之的“八味丸”(勉强灌服约8克药丸),晚10时许,我不知此治疗是否有效,即返回家中,次日早8点,患者家属来吾处告之“病人已清醒矣”,吾亦倍感兴奋,遂用“人参养荣汤”加减调理,但时值严冬(阴寒盛),老年体弱(阳气微),所以此冬又连续两次发生“肺性脑病”,均如首次“如法炮制”,均获显效矣,但该患至92年冬又发生“昏迷”不治身亡(系我当时远在湖北宜昌市某医院上班而无人施行上法救治之故也)。

例(四)陈××,男,时年46岁,时任某地区负责人之一,92年春因常有咽部及胃肠不适,先请我市名老中医诊视,服过近20剂中药,未见明显作用和效果;遂再请余诊视,余观其舌体偏胖嫩,质淡红,少苔,考虑为脾胃气虚为主,兼有咽部症状,遂用补中益气汤加减,6剂而获大效矣。一月后不慎外感,主症为发热,体温在38.5℃左右,咽喉疼痛,检查发现咽部红肿,扁桃体有白色分泌物,诊断为“化脓性扁桃体炎”,即至地区医院肌注青霉素,口服螺旋霉素,治疗三天后未见明显好转,遂再请余诊视,观其舌诊与前同,同时考虑工作忙碌不便煎药,故改用中成药补中益气丸每次12克,3次/日,并同服 VC 银翘片,每次6片(说明书为2片),3次/日,两药一起服用,嘱多饮水,并言其病三天后即愈矣,三日后果中吾言。其年夏,调四川省政府工作,请余制定保健处方,我即书呈:早“补中”(12g)晚“八味丸”(12g)之方案,在春夏两秋可照此调理,后闻果效也。

例(五)李××,男,时年54岁,住开县南门镇,因患“慢性肺气肿”,咳嗽不已,只能常年呆于家中,且中西药不断。更不能至户外活动与劳动也。93年春因慕名我处,一诊见其舌体形中等,质淡红,有少量白苔,遂用高师之“疏肝益肾汤”加减(加入桔梗、法下、桑皮、丹参等物)开药10剂,一剂两天,20天后至我处,吾其病已大为减轻,请余再为诊治,意以原方稍作调整,又处方15大剂,仍一剂两天,2月后,言此次服药后,不但能外出活动,且能担粪施肥,下田劳动了,余闻此效,亦感惊讶。此后偶因感冒而轻症复发,一般服药3-5剂即愈也。该患于20年后即2003年冬病逝。

(例六)唐××,女,时年68岁,住四川省万县市环城路近南门口处,因患糖尿病及风湿性关节炎,于93年4月初的一天早上自请一工人将其背到我诊所,言道“今晨起床时,突感腰膝疼痛明显,尤以双下肢无力而不能站立与行走更为显著,并恐发生下肢瘫痪,故请李医生救助我也”。我问其病情。观其面色,诊视舌脉,考虑为风湿寒邪入侵,所犯脏器以脾肾为主为甚,遂用补中益气汤(因舌体胖大),加防风、羌活、独活、怀膝、木瓜等13味药,3剂后,患者即撑着拐杖至我处复诊,后连续服用10余剂药以上诸症皆消矣。至97年春该病患又有所复发,但病情较轻,经服药(1-2周)即好转。此后10年间一直生活均能自理。

(例七)周××,男,时年36岁,住重庆市万州区弹子镇红旗村3组(电话023-58454699),因长时间腹泻,每天3-5次不等,时伴粘液,少有脓血并坠胀感兼杂,经当时万县、市、地区三级医院均诊断为“慢性结肠炎”,反复在此三级/个医院行西医药治疗,间有灌肠治疗,历时近7个月,仍无明显效果,因而病情一点未得到控制,在十分痛苦,毫无办法的情境时,遂于93年4月下旬寻医求治于我处,观其舌体中等,舌质淡紫红,少许白苔,从中医上余考虚为“气血均虚而夹湿邪侵犯”,脏腑已及肝、脾、肾、大肠也,遂用高鼓峰先师“疏肝益肾汤”加黄柏、银花、连翘、升麻、木香等药,10剂而大效,5个月而痊愈,至今已20年有余,从未复发过也。

(例八)向××,男,72岁,因患“前列腺肥大”,排尿不出,十分痛苦,只得先去医院安置保留导尿管,因一天到晚身带导尿管而感痛苦难受,即由其女儿扶至我处,盼望服中药治疗。余诊病时见其舌体中等,舌质淡紫红,有少许薄白苔,仍用“疏肝益肾汤”加黄柏、怀膝、丹参、猪苓等药,3剂而拔尿管,15剂药诸症皆息,3月后随访余问其为何未再续服中药治疗,对方答曰:我什么病症都没有了,还服药干啥!余不竟堂言。

(例九)郭××,男,时年49岁,住重庆市万州区牌楼街双碑路3-3号(手机:13668432998),因“双手指麻木伴右下肢麻木并酸软无力一年”,先去重庆“西南医院”经相关检查后诊断为“颈椎膨出症”(但其腰椎亦有骨质增生也),建议做手术治疗,但患者考虑(1)手术费高约10万元,特别是(2)手术后亦有可能不成功者/即有可能终身卧床不起,故未同意其治疗方案。后经人介绍,于2004年6月27日至我处求治,检查右手肌力在I-II级间,右下肢跛行,观其舌诊,舌现胖大,淡红微紫,无苔,竟用“补中益气汤”加川芎、丹参、肉桂、羌活、独活、怀膝、葛根15味药,大剂服用,10天小效,一月显效,3月基本痊愈,后述时现轻微头昏,腰疼,无力,观其舌仍显胖大,无苔,故嘱其早服“十全大补丸”,晚服“桂附地黄丸”剂量为每服13-15克,照此调理约2月后专门电告余“已如常人矣”(注:该患者在我处花费共计在1500元以内)。

(例十)骆××,男,55岁,住重庆市万州区凉风乡供水站,于95年12月13日因血便在成都第五医院诊断为“直肠 ca”随即作了直肠癌切除术。该患从97年夏至2006年约9年间,一直服余自研抗癌中药,生活如常人无异。廿七年后即至今,仍健在。

(例十一)黄××,男,现年72岁,住重庆市云阳县九龙乡,94年8月因“持续性血尿”在重庆市三峡医院及万州卫校附属医院作膀胱镜检查等,一致诊断为“膀胱癌”,即至我处服中药治疗,7剂药后血尿即消失,改用余研制的抗肾膀胱癌中药散剂(10克,3次/天)经服用6个月后达病症全无,身体健康且能参加体力劳动而停药。97年6月又现血尿,故第2次至我处服用前述中药散剂,3个月后自感身体状况良好而停药。2003年5月因“血尿”复发,又至我处服药一月余,症状(血尿)又很快消除,又停药至2005年夏去逝止,自觉身体状况正常。(余注:该患者为何治疗反复中停,一是一经服药症状(血尿)很快消除,二是经费不济之故也)。

(例十二)何××,男,时年23岁,住重庆市万州区天城君宅路18号,于1998年4月渐发双下肢截瘫并感觉完全丧失,几经周折于该年8月底始在西南医院得以确诊“腰椎管肿瘤致双下肢截瘫,住该院准备手术治疗,但术前检查发现患有‘乙肝/小三阳’”,且肝功能异常,该院遂医嘱患者从重庆返万州将肝病治愈后再去重庆作手术治疗。患者返万后,回忆起余在治疗“乙肝/肝病”方面颇有经验,遂由其妻子至我处求医(主要是期望尽快治好肝病后再作腰椎管肿瘤手术),本人亲自到其住所为患者诊视,见其舌体中等,舌质红而偏紫,舌表面有少许薄白苔,遂符合余自研制的肝病ⅢI号药(疏肝益肾汤加减而成之中药散剂/于治疗早一中期肝硬化方面颇疗效)。用药20天后,其全瘫的双脚大拇趾可有动作,此时余即大胆断言“至服药满三个月时尔可以下床行走矣”。至该年11月底在我即将飞上海救治3名重症肝病及肝癌患者前,患者即可少许步行至我处面诊就医,而应了“服药三个月即可下床行走”之言。此后连服两月共5个月时即99年春节后即重操旧业——开出租车矣,而未去重庆作手术,这是否又是中医“异病同治”之极好例证(在用以活血祛瘀法为主治疗肝病时亦将其椎管肿瘤“化去之”)。随访26年即至今其肝脏情况良好,椎管肿痛未再复发。又注:此重要事例于2001年传至云南西双版纳的胡××,女,34岁,亦因双下肢瘫痪在昆明市医院诊断为“椎管肿瘤”,当时经治疗半年后,始可柱杖轻微活动,此时闻言远诊求治于我,余采用“遥控诊治”(见后附表格)方式,亦经6个月的治疗即康复如初,活动与工作如同常人,随访至今已25年未见复发。

(例十三)冯××,男,时年84岁,住上海市,于2000年5月因“尿血”在上海××医院经相关检查后确诊为“膀胱癌”,老人鉴于十分信任本医生,遂放弃了手术及化疗,一直坚持服本人所研究的“膀胱癌”中药散剂,以后6年余矣,一切正常,生活自理,且每天早上坚持行走一小时左右,老人自言“我已90岁高龄,如无疾患,亦不过如此矣,其他同时诊断出患有肺癌,膀胱癌,前列腺癌患者由于走的是西医药之路,即手术加化疗,皆早于3年前辞世,中医药真是好也。”

(例十四)戴××,男,时年59岁,上海市人,因患“肝硬化”失代偿期,于1998年10月住进上海市××医院消化科,住院后不久即发生“肝性脑病(肝昏迷),虽经该院尽力抢救,仍昏迷已达七日之久,此时该患家属闻言“可找四川的李万泉医师,也许有救”,即与我通话(约在一下午的6点钟左右)咨询并求救治,我闻言即道:你可去街上药房购取两种中成药:(1)安宫牛黄丸;(2)牛黄解毒片急用,前者捣烂后灌服,后者(三片)塞入肛门内深处!次晨不及8点该患者家属来电“病人已清醒过来,感谢救命之恩!”。此后一直服用本人所研制的对症“肝病”中药散剂,直到2000年冬终因肝(脾)脏结构损害过重且时日较久而不治身亡。(注:此种用中成药遥控远程救治危重病人,且药效“立竿见影”,不得不证实我华夏医药之神奇也。)

(例十五)魏××,女,时年20岁,因红斑狼疮至双侧股骨头坏死,卧床已7月余,家中人等均在为其准备后事,后听人介绍,遂求助于我处,经本人至其家中,把脉并观察舌像,隧为其行中医药处方11剂(一剂2天),服完22天后,即可下床活动,后又连续调理18个月,至今11年未见复发。

(例十六)吴××,女,27岁,在京诊断为“克隆氏病”(全消化道溃疡),经西医药治疗3年无效,于97年春远程求治于我,遂用补中益气汤加减,并做成中医药传统剂型散剂,寄京城,让其服用九个月而痊愈,至今已二十多年未见复发。

(例十七)台湾针灸医学会理事长林××,男,时年59岁,97年秋突然心绞痛,台湾地区有关医院诊断为冠心病,并发心机梗塞,闻本人医术高超,故求本人处方,经观察远程舌像,见舌红,肝胆二经有黄苔,遂用“加味逍遥汤”化裁处方,服中药汤剂15天,即明显好转,并下床活动。(因此事,台湾针灸医学会,而特聘本人为会下肝脾病专业的客座教授)

(例十八)魏××,女,45岁,于2017年秋,因肺部感染致呼吸肌无力,住京城某大医院ICU一月余,一直靠呼吸机维持生命。后其弟遂向本人求助,经本人远程行舌诊,望诊后,特分析并处方如下:

1、中医辨证:气滞血瘀挟湿;

2、治则:补气化瘀通络除湿;

3、用方:古传名方<补中益气汤>合<六味地黄汤>加减;

4、处方:西洋参15 银柴胡6 黄芪15 白术15 当归(炒)10  甘草10  升麻15 陈皮10  熟地20

丹皮20 茯苓20  泽泻20  山药20  桔梗15

田七10  丹参20 炒栀子15 黄柏20,共18味中药。煎液,连煎三次,每次煎液约500余ml,然后将3次药液混匀共1600ml;每次从胃管注入200ml,每天4次,即分别在早7点/下午12点/下午6点/晚l1点从胃管注入(一剂中药服两天也)。为保证早出显著疗效,宜减少各种流质饮食的注入,皆因以上中药内亦含有各种营养物质之故!

该患服此汤药8天后即取掉呼吸机;再服汤药1周而康复出院,至今已近五年,病患未见复发。

二、巧用市/大药房售中成药

(例一至五):轻度糖尿病,按实症(舌质红,表面有黄白苔)处方,即早上服“逍遥丸”,晚上8点服知柏地黄丸;虚症(舌体胖大、舌质淡红,无苔或少许白苔)处方,早上服“补中益气丸”,晚上8点服桂附地黄丸。成人剂量均为每次40粒浓缩小丸。湖北一例,本地四例,疗程一年,现已均在10年以上血糖一直正常。

(例六—七):某大城市两青年男女结婚三年一直不育,遂向本人求医,经本人观察舌像后,嘱其男方早服“逍遥丸”晚服“知柏地黄丸”;女方早服“十全大补丸”晚服“桂附地黄丸”,剂量均为每次40浓缩小丸。双方连服五个月后即怀孕,现第二胎已七岁余。

(例八):西南某省会城市章××,男,时年31岁,因患艾滋病进入晚期,在省级专科治疗无效,遂至南方某大医院,去时尚能稳坐飞机的靠椅,治疗2周后返回所属省城,此时坐飞机不能坐稳靠椅,需要人挽扶。因病患发热,身痛,全身无力,不思饮食而住招待所,听国家艾滋病专家委员会黎教授专一推荐,求治于本人,遂处方:抗病毒冲剂1小袋冲水200毫升吞服、维C银翘片5片、西洋参胶囊3粒、一日三次。该患按此服药三次后,体温正常,乏力消除,并想进食。(此种疗效令病人及家属兴奋不已!通过此例的精确应用,中成药实属罕见疗效也可救急矣!)

(例九)在某大城市壹三岁零六个月男孩在2016年冬早上起来发高烧,体温达41度多,遂至该市儿童医院诊治,由于当天医疗费用多达2000元以上,又儿童打针痛苦,大人麻烦,故其父在下午6点遂向本人求治,我大胆嘱其:可不去医院了,即到街上大药房购买中成药:抗病毒冲剂及银柴冲剂,每次两冲剂各一小袋,一起冲半杯水饮用,每日三次。结果果应本人预计的时间即四天治愈康复。

【附四:预防新冠病毒的中成药】

一、成人早上饭前:服抗病毒冲剂(颗粒)两小袋成一杯水(约200ml),吞服银翘解毒丸12克;

二、成人晚上8点:服药同早上一样。

此方已在迪拜一轻度感染者/年轻中国患者身上见效!(即服一周后自感一身轻松,之前的发热微咳乏力纳差诸病状消失!)!!。

此文很值得一读,因笔者一为中西医结合专家,二有29年的抗病毒临床经验及成果!也即对国家及全体人民防治新冠性肺炎有着巨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三是李医师研究的抗乙肝病毒及艾滋病的中药已在94-95年经中美两国相关权威机构鉴定结果良好,而无任何毒副作用;四是我国治疗新冠性肺炎的中医药有了,但严重不足的是还没将消灭病原体即根除新冠病毒的强效中医药研发出来(见李万泉医师从2020年5月至今陆续发表在网络上的学术论文即处方/经验性中医药)。两年来的艰苦抗疫实践凸显,只有国医民医共同努力,方能彻底铲除新冠病毒,让全世界早日得到安宁!!!

重庆鼓风泉健康咨询有限公司本轮募集融资;将支持加速新冠病毒中成药产品的临床开发、生产、投入市场和国际化步伐,进一步提升中成药产品平台的研发竞争力,快速扩充临床管线,扩大产能,全面提速商业化布局。本公司及药物研发人真诚希望有识之士共同开发与应用上述中医特效药,合作共赢,共享成果及利益!